快捷搜索:  as  3335  3384  test  创意文化园  中国重工  万通顺达  java

usdt钱包(caibao.it):冬至大如年:古书画中的“写九”与敦煌旧俗

今日为冬至,古称“日短”或“日短至”。自冬至起,天地阳气最先兴作渐强,即下一个循环最先了,冬至一阳生、天地阳气回升,以是昔人把这一天看作为“大吉之日”。而且,昔人也把冬至节气看成我国二十四节气的起点,由于冬至一到,新年就在眼前。以是,昔人以为冬至的主要水平,并不亚于新年;在民间普遍流传着“冬至大如年”的说法,俗称“亚岁”。

元 黄公望《快雪时晴图》(局部)

唐宋时期冬至就是祭天祀祖的日子,天子要到郊野举行祭天大典,国民则要向怙恃尊长祭拜。宋朝以后,冬至逐渐成为祭祀祖先和神灵的节日。明、清两代的冬至日,天子要举行祭天大典,谓“冬至郊天”。民间在这一时代同样有祭祖、家庭聚餐等习俗。在敦煌文献、壁画里,以及中国传统古画中有关冬至的纪录和描绘也是十分厚实的。

莫高窟第68窟  夕阳  盛唐

敦煌壁画中的岁时节令之冬至

自古,冬至就是“阴极之至,阳气始至,日行南至”(《孝经说》及《三礼义宗》)的主要节气,更是万民同庆的大节日。《东京梦华录》里写得直观:“十一月冬至,京师最重此节,虽至贫者,一年之间,积累假借,至此日更易新衣,备办饮食,享祀先祖。官放关扑,祝贺往来,一如年节。”唐宋以来,举国上下都视冬至同元正,放假过节是必须的了。敦煌文献S.6537《郑余庆书仪》中纪录:“元正、冬至日,在已上二大节,准令休假七日,前三后四日。”

敦煌文献S.6537《郑余庆书仪》

实际上,冬至不仅是“大如年”,也确实是负担过“年”之重任的。它是殷商、西周以及春秋战国时的“岁首”,是周时的正月,于是亦被后世称为“周正之节”。

敦煌文献S.4663《杂抄》

冬至自古被视为“大吉之日”。敦煌文献P.3671、S.4663、S.5658等卷《杂抄》中有明确讲“冬至之日,阳爻始动,万物生芽。”

昔人多将阳气作为君道之象,而冬至因是一年中阳气上升的初始,拜贺之礼即是人们在这天要追求仪式感的显示了。

莫高窟第431窟 院落场景 初唐

拜贺之礼多存在于朝堂官府,下属劈面参拜上级,是礼貌,如果有特殊缘故原由未能劈面参拜,也要写好书信以表祝贺。那时候薄礼相送是应尽的礼仪,种种地方土特产聊表心意,上级对下属也会赏送礼物,好比冬日刚需毡履、夹袄。

春节时,家中自是亲友相聚,酒食热闹。

莫高窟第23窟  院落场景  盛唐

冬至亦不例外,敦煌文献中载有《冬至相迎书》:“长至初启,三冬正中,嘉节膺期,聊堪展思。竟无珍异,祗待明公,空酒馄饨,幸垂访及。谨状。”

酒是自家酿的最香醇,纯手工馄饨皮薄馅大,纵然不添加其余配菜,也能食个欢欣,喝个快活。

莫高窟第146窟  宅子酒肆  五代

只要有了酒,讲话总会少上许多刻意,多出几分老实。回顾过去一年,无需再像年终总结那样“横平竖直”,而是可以就此舒怀,嬉笑怒骂倾吐心里真实。

冬至亦是佛教徒们设供献佛的主要日子。敦煌文献S.6275《丙午年十一月纳油历》中纪录:“十九日就库纳油叁升,付都师亦冬至[油]肆升,付都师造佛食用。”

敦煌文献S.6275《丙午年十一月纳油历》

,

欧博亚洲官网开户网址ALLbet6.com

欢迎进入欧博亚洲官网开户网址(Allbet Game):www.aLLbetgame.us,欧博官网是欧博集团的官方网站。欧博官网开放Allbet注册、Allbe代理、Allbet电脑客户端、Allbet手机版下载等业务。

,

冬至更是一年当中寺院里的主要节日。信众们一团忙碌制作美食,举行宴会欢度节日。敦煌文献S.1519《寺院油面破历》纪录,“(十一月)十九日麦酒壹瓮、粟酒两瓮,僧录、僧政节料用。更油贰升,酒户郭没支节料用。……又面柒斗、油壹升、酒半瓮,徒众早上拜节造戒斋吃用。”

莫高窟第236窟  斋僧  中唐

“冬至大如年”,宣告的是冬至的职位和分量,也是激励和叫醒。在万物萧瑟的深冬,人们反倒要格外打起精神,不能颓然疏弃。今日阳气始至,一盘水饺下肚,一杯温酒入喉,便瞬间元气充盈、毫无疲倦了。

清《雪岳念书图》(局部) 萧云从

昔人常以“画梅”、“写九”消磨漫长冬季

冬至时节,冬意正浓,中国传统古画之中也多有显示冬至前后景致的场景。最典型的莫过于山林白雪皑皑、枝头残雪笼罩,寒风萧瑟。

元 佚名《冬鸦秃木图》


明 谢时臣《峨嵋雪图》(局部)

中国北方冬季严寒,为消磨漫长的冬季,昔人发明晰数“九”,即从冬至这一天最先算起 ,每九天算“一”,以此类推。等数到“九”时,便已是春暖花开之时。

南宋 佚名《霜柯竹涧图》


南宋 李迪《雪树寒禽图》

数九常见的方式有三种,如画梅、写九。

画梅:画素梅一枝,梅花瓣共计八十一,天天染一瓣,都染完以后,则九九尽,春天临。《帝京景物略》云:“日冬至,画素梅一枝,为瓣八十有一,日染一瓣,瓣尽而九九出,则春深矣,曰’九九消寒图’。”

北宋 赵佶,《梅花绣眼图》,北京故宫博物院藏

逐日点染一枚花瓣,一样平常点法是上点阴,下点晴,左风右雨雪当中,八十一天事后,还收获了这一冬的天气日历。也许还可以和前几年的对比一下,也别有一番兴趣。

《康熙遗俗轶事饰物考》还纪录了另一种涂法:“晴涂红色,阴蓝色,雨涂绿色,风涂黄色,雪可以空缺不涂,或填铅粉。九九完成,已是冬去春来,每格笔画颜色差别,五颜六色,美不胜收。"

清人吴振棫《养吉斋丛录》纪录:“道光初年,御制‘九九消寒图’,用‘亭前垂柳珍重待东风’九字,字皆九笔也。懋勤殿双钩成幅,题曰‘管城春满’。那时道光帝亲书这九个双钩空心字,让大臣们逐日描红填写一画。

故宫养心殿大修前挂的《消寒图》

《九九消寒图》不仅仅是昔人的闲趣,实在也和大多数传统文化和习惯一样平常,是一种生活方式,而这种生活方式转达了无限的情思深意,或是寄托美好愿望,或是真诚的祝福。这都是值得我们学习以及延续的。

(本文综合自敦煌研究院、汹涌新闻古代艺术此前报道及“耳朵里的博物馆”等)

发表评论
搜头条声明: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,与本平台无关。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