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as  3335  3384  创意文化园  test  中国重工  万通顺达  java

城投老总这些年:从“融不完的钱”到“还不完的债”

原标题:城投老总这些年: 从“融不完的钱”到“还不完的债”

摘要 【城投老总这些年:从“融不完的钱”到“还不完的债”】2017年5月,财预50号文(《关于进一步规范地方政府举债融资行为的通知》)印发后,城投融资持续收紧,基建也在压降。相应地,各地城投公司举借的债务进入偿还高峰期——偿债成为这届城投董事长的主要工作。(21世纪经济报道)

  “现在轻松了很多,血压也正常了,觉也能睡着了。”电话里,程平(化名)抑制不住自己的激动。程平原是东部某省A县城投公司的董事长,同时也是该县金融办主任。由于政府公职人员不能兼任国企负责人,他今年12月卸任了城投董事长。

  去年9月,A县城投董事长被双规后,身为金融办主任的他接任了董事长一职,颇有“救火队长”的意味。而从那时起,A县城投进入偿债高峰期,同时城投融资持续收紧,偿债压力越来越大,最终出现违约。

  此后一年间,上门催债的金融机构纷至沓来,而他又无法筹集到资金,有的催收甚至通过信访部门、上级转达过来。“压力大、很焦虑。”程平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坦言,“老弟我跟你说,这个位置可能干三月就得抑郁症了。”

  “上一任摊子铺太大了,融资太多。”他反复说。这主要发生在2017年5月前。彼时,只要财政出一个承诺函,城投就可以向各类金融机构融资:“项目不愁,资金也不愁,拥有无限开火权。”

  2017年5月,财预50号文(《关于进一步规范地方政府举债融资行为的通知》)印发后,城投融资持续收紧,基建也在压降。相应地,各地城投公司举借的债务进入偿还高峰期——偿债成为这届城投董事长的主要工作。

  “以前是干不完的事,融不完的钱,现在是还不完的债。”程平感概称。

  账本

  程平所在的A县,2018年GDP规模在300亿左右,财政收入大约11亿。考虑到政府性基金收入、上级转移支付收入后,其综合财力在40亿左右。从全国来看,A县财政收入和财力处于中等偏下的水平,但一些风险偏好较高的机构也愿意以高息借款给A县城投,毕竟处于东部省份。

  在金融办任职时,程平对A县城投的高负债略有耳闻,但是到任后查了账本发现,A县的融资情况要比想象的复杂。从总规模看,有息负债五十多亿;从结构上看,非标占比较高,包含了租赁融资、金交所定融、信托等,无债券。

  令他惊讶的是,一些租赁融资还是通过A县中医院进行。程平还清楚地记得其中一笔融资的交易结构:A县中医院将某设备卖给租赁公司(同时,租赁公司支付购买价款),A县中医院再从租赁公司将设备租回,并支付租金。业内将这一模式称为“售后回租”,A县城投为这笔业务担保。

发表评论
搜头条声明: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,与本平台无关。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1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