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as  3384  3335  中国重工  test  万通顺达  创意文化园  java

收购usdt(www.caibao.it):《显微镜下的大明》丨400多年前的明朝下层故事,道尽政界百态

USDT自动充值接口

菜宝钱包(caibao.it)是使用TRC-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,Usdt收款平台、Usdt自动充提平台、usdt跑分平台。免费提供入金通道、Usdt钱包支付接口、Usdt自动充值接口、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。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、一键调用API接口、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。

原题目:《显微镜下的大明》丨400多年前的明朝下层故事,道尽政界百态

领读 | 拿铁

十点人物志出品

今天为你准备的书是《显微镜下的大明》,这是一本历史著作。

历史对许多人来说,是个略显死板的话题。由于它说的事情,离现在很远,历史中的人,也和我们差异很大。

一个王朝,一个天子在史书上或许只有寥寥几百字,只管其中有许多纪律,但对我们这些通俗人却很难有所启发。

不夸张地说,有时刻看历史还不如看一部肥皂剧,至少我们可以在剧中找到属于自己的喜怒哀乐。

说到这里,也许你会有些疑问,岂非历史真的云云“高冷”,不愿在通俗人身上破费一点文字吗?

事实并非云云。

古今往来,着实有许多史书都曾着眼于通俗人。只不过,人们对这些不太关注。

但细细品读,你会发现,史书中的爱恨情仇,不仅蕴含纪律,更反映了一个时代,一个国家的社会风貌。

今天这本书,带给我们的就是一些通俗人的故事。

这本书的作者是马伯庸,是著名的历史畅销书作家,曾获得人民文学奖、朱自清散文奖、银河奖等重量级奖项,被誉为“文字鬼才”。

他笔下的历史,大多充满意见意义,引人入胜,广受欢迎。他的代表作《长安十二时刻》《骨董局中局》还举行了影视化改编。

这本《显微镜下的大明》是马伯庸的新作,也是一本稀奇的作品。

之以是说它稀奇,是由于这本书收集了许多明朝下层甚至民间的故事,带我们从一个州、一个县甚至一个通俗人的微观视角,领会中国古代的政治生态。

接下来,我将为你解读《显微镜下的大明》这本书的精髓内容。

你会领会古代社会中社会下层的生涯状态。在天子和权要的双重榨取下,下层人民要若何“自救”。

你还会发现,在古代的“官本位”社会中,当官着实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爽,他们真正掌握权力没有想象中那么大。

我还将为你展现一套绵延千年的户籍制度,看它是怎样对老国民实现精细化治理的。

学完后,你将会对历史有一些新的视角。将这些视角运用到现实生涯中,你会将历史的履历转化为人生阅历,给自己带来更多沉淀。

下面让我们最先学习吧!

社会下层真是毫无权力的“生产机械”吗?

我想先问你一个问题?在你的印象中,中国古代的封建帝制是怎样的呢?

是不是天子居高临下,手下管着一群大臣,再通过大臣去治理老国民呢?

就像一座大金字塔,上面是天子,中心是封建权要,底下就是穷苦的国民。

这些老国民,终其一生都在为国家从事农业生产,还要被上层的人克扣。

若是你是这样想,那我只能告诉你,这个印象着实并不准确。

实际上中国古代对下层的治理,着实依赖两股势力,一股是朝廷在地方的权要,就是我们常说的县官,县太爷,这是最下层的怙恃官。

另一股就是乡绅乡宦。这其中,乡绅就是那些考科举有些成就,但成就还不够做官的人。

好比秀才、举人,虽然不做官,但会获得一些优待,例如在官府做临时工、不用交农业税等等。

而乡宦呢,就是那些做官退休的。电视剧常看到有些大官告老还乡,这些退休官员,回去就被称为乡宦。

这些乡绅乡宦,手里既有一些资源,又有文化,有能力做治理事情。

这样我们就能看出来,县内里由县太爷做主,而再往下到乡里,就是这些乡绅乡宦治理了。

因此中国古代有句话,叫作“皇权不下县”,说的就是这种治理方式。

它不是由于皇权不想下,而是由于国家太大,人太多,下不去。

可是这种治理方式看起来分工明确,但其中也有一个问题,那就是:

若是县官和乡绅意见差别,该听谁的?

也许你会以为,县官级别高,固然是听县官的。若是这样想,可就大错特错了。

适才我们提到,下面的乡绅乡宦,要么是未来的官员,要么是圆满卸任的,你这县官表面上虽然有些级别,但也不能随便冒犯啊。

所谓官大一级压死人,你一个小县官,若何敢管退休的部长呢?

更何况另有那些秀才、举人,这都是政界的“明日之星”,指不定转头就当了你的上司。

以是说,这些乡绅乡宦级别虽然没有正式的官职,但能量却不能小觑。

别说县官,就是再上一级的州官、省官都不敢保证压过这些人。

明朝的万历年间,就出过这么个事情。

那时的徽州,也就是今天黄山这一块,有一个最大的县叫歙(xī)县。

这个县的税收,和另外5个县加起来差不多。

那时有个小官叫帅嘉谟,在核算钱粮的时刻,发现歙县多交了一笔税,有8000多匹丝绢,就是一种蚕丝制品。

凭据资料,这笔丝绢应该由徽州的6个县配合肩负,不知为什么,所有落在了歙县头上。

于是帅嘉谟准备上书,求向导主持公道。可在这里,他耍了个心眼,由于歙县的上级是徽州府。

对徽州府来说,这丝绢不管让歙县来交,照样让6个县分,对徽州整体税收都没有影响,对这件事情并不伤风。

于是帅嘉谟在歙县内陆的乡绅支持下,爽性越了一级,直接把申请交到了应天府,也就是现在的南京。

那时的卖力人是历史上著名的清官,海瑞。

他看到帅嘉谟的问题,另有许多退休大官的支持,马上就让徽州府核实情形,举行矫正。

可让人没想到的是,海瑞突然调任了。

果不其然,海瑞一走,徽州府就松了劲儿,最先打太极,拖着海瑞的下令不执行。

于是帅嘉谟只能在歙县的支持下,继续往上报。

而另外5个县也反映过来,他们居然派人到半路去截杀帅嘉谟,逼得他带着全家出去逃难,这丝绢案也不了了之。

人人本以为,这事儿到这里就完了,可有趣的是,6年以后,上级居然要求徽州府重查丝绢案,而且帅嘉谟正好又在此时回乡。

同时另有好几个部门一起向徽州施压,要求继续解决丝绢案.

背后甚至有那时的户部尚书,也就是朝廷专门管税收的部长,他也是歙县人。

徽州府马上意识到,这是一场有预谋的行动,背后就是歙县的乡宦。

但碍于下令,他们只能召集另外5个县,和帅嘉谟劈面临质。

那5个县看歙县来势汹汹,也最先组织还击,与歙县睁开争执。

但究竟歙县是最大的县,又找关系疏通向导,眼看着就要拼不过。

这5个县爽性就出了一个“歪招”,就是发动他们的乡民纷纷上访,到各路衙门鸣冤。

一时间,整个东南地区的政界都知道这件事。

一面是上级向导,一面又是上访群众,徽州府倍感压力。

更让人无奈的是,两方对质许久,始终相互不平,最后闹到了黄册库,也就是明朝的国家档案馆,也没有查到权威谜底。

最后徽州府着实没设施,又最先和稀泥,撇开之前的案情,凭据6个县的经济情形,把这笔丝绢重新分配了一次,总算有了效果。

可让人意想不到的是,明显案件已经有结论,又闹了么蛾子。原来那帅嘉谟不知道从那里用公款搞来一副“冠带”。

这是什么是呢?就相当于现在的政府声誉奖章,用来表彰那些德高望重,有贡献的人。

他为了炫耀,佩着冠带,风风光光回到歙县,成了全县的英雄。

帅嘉谟的行为彻底激怒了另外5个县的老国民。

他们没有想到,这姓帅的赢了讼事,还要在他们头上踩两脚。

于是群情激愤,民怨沸腾。几个醉翁之意的乡绅乘隙怂恿,发动乡民闹起了民变。

他们把县衙给围了,还搞起了自治,要求重新分配丝绢税。

这下可把徽州给逼疯了,他们用尽全力和稀泥,就是为了制止这种效果。

由于老国民造反,不管规模巨细,这性子可就完全变了。

这就好比两小我私家打架,虽然打得头破血流,却照样私人争端。

可这时突然来了小我私家,抄起一块儿大石头就砸了县政府的窗户,这可能会演化成群体性事宜。

最后,徽州府只能上报朝廷,请求派兵平息事端,又想设施从其他的地方挪了一些银两,自掏腰包补上这笔税。

而本案的主角帅嘉谟,和几个挑事的乡绅,都被判了重刑。

更令人震惊的是,厥后人们发现,那时的内阁首辅张居正,相当于当朝宰相,竟然也牵涉其中。

他在民变最先的时刻,想行使造反的乡绅去攻击政敌,把民变的罪名加给其他无辜的人。也多亏了那政敌嗅觉敏捷,没有介入这件事,才逃过一劫。

现在我们回过头看,8000匹丝绢,对一个州府来说并不算多。

但在地方乡绅乡宦的推波助澜下,这个案子居然从县里,打到了徽州府、应天府,甚至闹到国家档案库。

下层的乡民,就这样把州官、部长甚至统领百官的内阁首辅都卷了进来,还造起了反。

以是说,平头国民也好,乡绅乡宦也罢,他们虽然处在封建帝制的最底层,却蕴含了不小的能量。

他们那些争取利益的思维和做法,反映了中国民间几千年来的政治智慧。

古代人当官,真的就那么爽吗?

表面上看,那些古代官员的确是“天之骄子”,十年寒窗,一举高中便能跻身朝堂,不只有社会地位,田产、仆役一应俱全。

但另一方面,这些权要又异常矛盾。他们对上要向天子和主座卖力,对下又要抚慰国民。

主座能决议他们的去留,可国民要是怒了,越级上访,自己也吃不了兜着走。他们置身其中,还要维持自己的利益,可以说两方面都受挤压。

有句名言是这么说的:政治是平衡的艺术。

明朝万历年间,在江西婺源县就闹过一趟“保龙”争端,尽显地方官员的“政治平衡术”。

什么是保龙呢?就是守护龙脉。昔人笃信风水,一个地方有龙脉,就意味着兴旺发达。

在婺源北面有一座大鄣山,山脉由北向南,主干直到婺源,在风水上有着青云直上,文笔插天的寓意。

凭据那时婺源人的说法,正是这座龙脉,保佑百年来文风郁勃,还出过朱熹这种历史级其余大学者。

然而马有失蹄,就在万历28年,也就是1601年,科举大县婺源履历了一场科场大地震:

平时每届都能考上五六个举人,可这届居然剃了秃顶。

在那之后,延续两届的成就也都不好。

这是了不起的大事

这意味着婺源向朝廷运送的人才削减,政治实力降低,在地方上的话语权也会被碾压。

长此以往将形成恶性循环,生长受限。

于是当地的有识之士都纷纷找缘故原由。这时,一个叫程世法的学生提出:会不会是风水出了问题?

于是他去勘探了一番,这不看不知道,一看居然发现,龙脉上有许多烧石灰卖钱的灰户。

而烧石灰的质料,就是山里的石头和树木。

他们的行为相当于在龙脉上割肉,这么放任下去,龙脉将被这些人“凌迟正法”。

于是程世法赶快把这件事回报县里的大佬,也就是婺源的乡宦们。

没过多久,一封请愿书就到了婺源县官谭昌言的桌上。

这封信不仅有许多退休的高官署名,还说出了一个惊人的事实:

龙脉被开挖以来,婺源就履历了暴乱、蝗虫、干旱和洪涝等灾难。

可见这龙脉不仅关系到考生,还影响了婺源的气运。

谭昌言一看,马上最先着手处置。

但他很快也犯了难,由于婺源的石灰生意确实做得很大,光一个镇的税收每年就上千两白银,这些灰户早就形成一个利益集团。

,

Usdt第三方支付接口

菜宝钱包(caibao.it)是使用TRC-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,Usdt收款平台、Usdt自动充提平台、usdt跑分平台。免费提供入金通道、Usdt钱包支付接口、Usdt自动充值接口、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。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、一键调用API接口、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。

,

要知道,断人财源犹如杀人怙恃。

那时1个平民生涯1年只要1两半白银,光税收就有上千两,这产业规模可想而知。

于是谭昌言频频思索,想出了一个设施:

由县衙出头,买下那块烧石灰的地,让灰户去做其余营生,而买地的钱由那些乡宦来出。

为了稳妥起见,谭昌言还专门找了个远离龙脉的山地,让那些灰户继续烧石灰。

这方案一出,几方面相同,又折腾了好几年,最终才定了下来。

老国民感念官老爷的英明,还立了一块保龙石碑,赞扬县里决议英明,功德无量。

可意想不到的是,县官能把原理讲通,却低估了人性。

到万历34年,也就是6年后,许多灰户把钱花光了,又摸回龙脉,继续烧灰。

乡宦又只能求助县太爷,这时刻县官也换了小我私家,名叫金汝谐。

按原理来说,县里早有划定,这些灰户州官放火,应该重罚。

可是凭据明朝执法,给老国民判重型是需要报给上级赞成的,这就让金县官为难了。

前任县官把这事处置地十分稳健,到自己这就闹出了重型犯,这生怕对自己声誉有影响。

但若是这样下去,之前的买地政策就快执行不下去了,这可怎么办呢?

金汝谐灵机一动,走了个“偏门”。

他张榜全县,重申了龙脉的主要性,要求各地高度重视,防止灰户继续为害。

然后提出一个主要措施:给之前的保龙碑修了个亭子。

这下婺源国民看出来了,这金汝谐调门起得高,着实最先打太极了。

这下可把乡宦们逼急了,急遽找金县官要说法。

可就在这时,居然来了一纸调令,金汝谐高升,马上调任。

人人这才反映过来,原来这厮朝中有人,就是过来刷资历的,碰到困难就一阵圆滑,给躲过去了。

神奇的是,婺源县的成就也因此急转直下,这些年间没有出几个高中的考生。

没设施,守护龙脉的事情只好求助于下任县官。

万历三十八年,后一任县官赵昌期上任。

让人欣慰的是,他的作风异常硬朗,他不只亲自带人查封灰户,还激励灰户相互举报,举报乐成的,可分得一半罚金。

固然,赵昌期这么全力以赴另有一个主要缘故原由:

他与婺源县的乡宦走得很近,经常在一起饮酒作诗,官民之间相处十分融洽。

这样一来,保龙事情取得极大希望。就在两年后,婺源县终于又有人高中进士。

可以看到,一任县官看起来大权在握,可实际上,这地方小官更多的是起到“居中协调”的作用。

朝廷的大政策要落实,乡宦的需求要抚慰,穷人灰户的生计要照顾,要在这几方势力中追求自己的生长。

十几年间,三任县官的处置方式也大有差别。

有趣的是,保龙的故事到这里还远没有结束。

这只是一个开头,凭据史料纪录,婺源保龙,一直延续到了清朝的光绪年间,居然纵贯了数百年。

古代的治理真的很粗拙吗?

看到这里,不知道你发现没有,我们对历史的许多明白有时刻是很笼统的。

许多人印象中,封建帝制是一个严密的金字塔,天子的意志可以从塔顶贯彻到每个平民。可实际上,天高天子远,权要们都有自己的考量,老国民也十分狡黠,并不是我们印象中唾面自干的样子。

正由于这样,明朝也有一个十分严密的社会治理机构,叫作黄册库。

适才提到,这个黄册库相当于国家档案馆。它最早是由明朝的开国天子,朱元璋主持修建的,而且在明朝确立的初期起到主要作用。

既然这档案馆云云神奇,那它到底存放了什么信息呢?相信你很快能想到,那就是钱和人。

黄册库内里纪录了明朝的人口和财富信息。

它比我们今天的户口要仔细多了,上面不仅有老国民的生卒年月、亲属关系等基本信息,更有职业、财富等生涯信息。

由于它不仅用来治理国民,更用于控制国民。

明朝的户籍种类众多,好比工匠户、军户,这些户口实际上也是职业。

也就是说,若是没有什么特殊变故,你爹是泥瓦匠,那你也是泥瓦匠,你们家子子孙孙都要去做泥瓦匠。

而你家的财富,好比种田的牛、种菜的地可都是朝廷的征税工具,就是呆在家里游手好闲,也得为这些财富交税。

以是我们可以看到,古代收税的科目众多,好比前面提到的丝绢税。

它不是当官的拍脑门想出来的,这是由于有人种了桑树,以是朝廷让他交丝绢。

从这里也可以看到黄册库的主要性。

黄册库这就相当于一个动态的信息治理系统,指导天下的人口和钱粮事情。

想要逃税或者逃走户籍,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然而黄册库却有两个主要缺陷,第一个就是手抄。黄册库从造册到入库,都是各级官员缮写的。

毫无疑问,由人来缮写,自然就有操作的空间。

好比张三家有一头健硕无比的小黄牛,劳动力极强。

但为了逃税,他便给了卖力统计事情的李四一点钱,让他在黄册上记一笔:岌岌可危的老黄牛。

可不要小看这统计事情,寥寥数笔就能让一个家庭少交许多农业税。

固然,黄册库也有一些手段来核查。

他们会将最新的信息和之前的举行比对,若是数据差异较大,就会让下面的官员举行说明。

另外,朝廷还会派人抽查,若是发现有人瞎报、瞒报信息,也会受到严肃刑罚。

对那些错误的信息,黄册库都市修正过来,这个程序叫作“驳查”,反驳的驳,考察的查。

这样看来,黄册库这个制度已经对照严密了。

可到这里,我们就要说到它的第二个缺陷:那就是没钱。

说到这里也许你会惊讶,堂堂国家档案库居然没钱?

但事实确实云云。一最先朱元璋是把这笔钱摊派给了国民。

也就是说,老国民自己统计,还要自己出钱造册。

而到了中央这一级,他又把造黄册的钱摊派给了南京两个县的国民,导致两县钱粮繁重。

一最先这经费还算稳固,可朱元璋死后,这两个县的国民大多逃难,脱离内陆。

而那些造黄册的地方,也最先耍滑头,用质量很差的纸张和文字。

时间一长,不仅黄册造不出来,连职员待遇都出了问题。

这使得许多造黄册的事情职员都逃跑了,黄册库的卖力人经常要舔着脸去其他部门乞贷。

可黄册库究竟要维持运转,长时间下去也不是设施。

于是伶俐的卖力人又想到一招,那就是靠适才说过的“驳查”赚外快。

原先驳查出问题,要判刑。官老爷大笔一挥,不判刑了,改成罚钱。

这一改,黄册库立马从清水衙门变成了油水部门,事情积极性空前高涨。

地方上造册的官员一看,上面政策变了,马上也出了对策,驳查罚钱没问题,我们就在罚金里抽成。

驳查一条信息10文钱,我们就罚国民20文。

这些做法一出来,整个造黄册的事情很快就变味了。

原先是要求真务实,纪录人口和钱粮情形。

到后面逐步成了一笔生意,只要造黄册,各级部门就从其中抽成,导致整个国家的钱粮情形都变得杂乱不堪,许多税收都上不来。

有的地方,田主们甚至买通官员,让他们把自己的财富转移到其他穷人头上,让穷人交税。而那些穷苦国民大字不识,背上重税。

时间一长,肩负不起了,就只能把田卖给田主,自己再给田主当佃农,靠租田过活儿。

着实问题就出在黄册上,作为天子,有若干国民若干田产都不知道,又若何保证税收呢?

虽然在万历年间,首辅张居正对税制举行过一次改造,也就是著名的“一条鞭”法:

重新丈量土地,将庞大的税种折合成银子上交,给那时的国库缓解了极大压力。

但作为钱粮基础的黄册库已经失去作用,张居正死后,钱粮又陷入了连年削减的恶性循环。

到明朝后期,黄册库还闹了不少笑话。

好比万历年间,一个县所有的户主,3700多人居然都跨越百岁,实际上这是把已死之人留在户籍上,好多收国民的税。

更神奇的是,明朝消亡后,清朝顺治天子曾经搜出明朝的黄册,上面写着“崇祯24年”,可实际上崇祯17年明朝就消亡了。

那些形式主义权要居然提前把若干年后的黄册都做好了。

可以看到,面临宽大官员和国民,天子也知道自己不是超人,管不了那么多。

因此他们设计了许多制度来辅助治理。

但再好的制度,也敌不过人性,管不了世世代代,到最后,曾经搜集天下户籍和钱粮的黄册库,也一步步走向终结。

结论

好了,说到这里,你已经领会了《显微镜下的大明》的所有精髓内容。

长久以来,历史在我们脑海中的印象,是如繁星般的帝王将相,是深刻严肃的纪律总结。许多人喜欢关注历史中的精英,探讨兴衰的历程。

这是准确的,但这究竟只是历史的一部分。

通俗国民的喜怒哀乐,来自民间的生涯智慧,往往会被史书忽略,淹没在时间的长河里。

可实际上,这些通俗人的生涯境遇,也是一个王朝的缩影。那些能够关注细微,把目光放在通俗民众身上的人,往往更能够读懂谁人时代,从中获得启发。

我想为你总结一下:首先我们讲了明朝社会下层的治理结构。

权要系统只会到达县级,再往下就要依赖乡绅乡宦举行治理。

这些乡绅乡宦大多也是念书人,而且在朝中关系庞大,能量不小。在特殊时刻甚至能发动老国民,威胁到上级部门统治。

其次,我们讲了明朝的地方官员。

他们虽然是社会精英,但做官并不像我们想象中那样威风。

他们也需要战战兢兢,平衡各方面的利益,许多时刻也是身不由己。

最后我们说了明朝的黄册库。

它在朱元璋开国时起到主要作用,帮天子同时治理国家的人口和钱粮。

但随着人心转变,黄册库从主要的治理工具逐步变成了敛财的工具,整个明朝的钱粮系统也受到影响。

固然,领会明朝这段历史并不是最终目的。

我们之以是从微观读历史,是为了通过历史来剖析我们自身,去明白我们所处的时代,尤其是那些经由时间洗礼,依然撒播下来的文化传统。

好比我们剖析古代的下层官员,最主要的事就是科举和钱粮,这放到现在,高考和赚钱同样是老国民的主要任务。

我们还形貌了古代的政界文化,看重人情往来,讲求老乡关系,一切以稳固为重,许多思想在今天也有许多显示。

而我们大部分人,就和书中的通俗人一样。也许只是一介平民,或者干着一份有些权力的事情。

领会这段历史,可以看看昔人是若何在特定环境中实现利益,若何玩转规则,甚至若何突破底线,最后导致制度失效,引发动乱的。这其中既有履历启发,也有警示教育。

更主要的是,通过这段通俗人的历史,我们也可以照见自己,看看在种种利益眼前,有没有昔人那样的政治智慧。

看过《显微镜下的大明》,你准备若何考察并完善自己呢?

若是想在生涯中,践行这些政治智慧,还需要我们把他们的思维和方式加以践行。

好了,这本书的学习就到这里。期待与你在下一本书相遇,

恭喜你,又听完了一本书。本节目由十点念书独家出品。

原题目:《《显微镜下的大明》丨400多年前的明朝下层故事,道尽政界百态》

发表评论
搜头条声明: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,与本平台无关。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